企業文化

利用燈光展現城市景觀的個性

                           執一束光芒,照亮質感人生

                                     ---芭樂視頻app照明董事長韓天鴻 歐洲游手記

“在法國同行的陪同下,我冒著細雨登上了埃菲爾鐵塔,這也是我第二次上該塔。作為照明行 業的一員,別人看景而我更多關注塔體的照明,每個細節,每個燈具拍照后并研想……” 

    “塞納河每座橋都進行不同效果的照明,一些橋體的浮雕進行了重點泛光照明……真佩服法國人的浪漫,人如此,燈光亦如此。”“里昂的燈光藝術無處不在……在夜景燈光的照射下,陽臺、物品、人物像真實的富有生命一樣栩栩如生。我如果不上前用手觸摸,決不敢相信這是燈光與繪畫藝術品的完美結合。” 

    他,曾幾次游歷歐洲和北美,用雙腿走遍了或華麗或古樸的異國街道,用眼睛感受不能被相機記錄的璀璨光芒,用設計師的敏感嗅覺捕捉不可被忽略的光的藝術,用心靈體會曼妙夜景差異下的不同文化底蘊。 

    他,自駕車馳騁遍中國疆域,卻不曾流連于高遠的山脈和奔騰的河流,而是俯下身去觀察腳下的石頭,揣摩著每一塊石頭的“性格”,行千里路甘愿只帶回一車奇形怪狀的石頭。 

    他,自嘲為“最實在的生意人”——曾把貨款打給供貨商要求他們“隨便發貨”;公司的員工只要有車,從加油到維修,相關費用全部由公司買單。他的產品仿佛捉摸不到,又隨處可見:從奧運體育場館、首都機場起降區景觀的照明工程,到國慶55周年、56周年天安門廣場的夜景亮美工程,全部都映襯在由他主筆設計的耀目光環中。每當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我們可曾想過,這驅趕黑暗的光明和裝扮城市靚麗的點點光輝,正是出自眼前的韓天鴻及他的公司團隊手上。 

    首席設計師:給城市注入靈魂,當飛機從城市上空掠過,幾千尺下方的熠熠光芒就是這個城市的縮影;漫步于夜晚的街頭,川流不息的車河與街道兩旁燈火通明的林立樓群,就是繁華都市的折射。而這一切都仰仗于大小明暗各不同的照明設施。試想,沒有了繽紛炫目的燈光,再好的建筑也只是一座空洞的水泥鋼筋堡壘,用韓天鴻的話說,就是少了一股“生動勁兒”。 

    如果說燈光成就了城市的夜晚,那么設計師則成就了絢麗的燈光。從韓天鴻手中接過他的名片,“首席設計師”幾個字被寫顯眼的位置上。在他的心目中,任何其他光耀的頭銜都要“靠邊站”,只因設計師的良莠是一個燈光作品成功與否的核心。公司接手的每一個項目他都參與創意設計,令每一個燈光作品都是無可替代的藝術品,都凝結了自己和公司團隊的藝術再創作。一份好的設計具的有靈性,是來源于對人性的解讀;而它的感染力,則是因為融入了人對于美的審視,也融入了獨具特色的文化元素。在為不同地區的建筑和景觀進行燈光設計時,韓天鴻都會親自考察當地的風俗民情。在內蒙古呼倫貝爾的草原上,在新疆天山雪域中、在上海田子坊的小弄堂,處處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奪目耀眼的燈光效果他可以手到擒來,但做出富于地方特色又不乏美感的設計才是對一個設計師的最大挑戰——“我喜歡挑戰,喜歡新鮮的東西,這樣反而能激發我的靈感。”對韓天鴻來說,靈感有時就是這樣到來的。在他的設計理念下,全聚德古香古色的門店大樓、內蒙古人民銀行大廈聳入云天的飛翎、世界花卉大觀園爭奇斗艷的芬芳,在韓天鴻的靈感中被襯托得繽紛有至。 

    生命是一場期待邂逅的旅途,有人說熱愛旅行的人終歸都是性情中人。能夠踏上一段陌生旅程的人,都有著嘗試截然不同的生活的勇氣;身在旅途中的人,都是能夠放下塵世煩囂,讓澄澈的自然洗滌自己靈魂的人。從雪山草地到沙漠荒野,從阿爾山到香格里拉,中國的絕大部分版圖都壓上了韓天鴻的車輪印。當頭頂上的整片天空都是城市中見不到的閃閃星光,當腳下就是奔騰著滔滔江水的萬丈懸崖,韓天鴻放飛的是疲憊的心靈,獲得的是貼近心靈深處的寧靜。 常人眼中的企業家,無一不是全心撲在生意上,一年到頭連自己的家人都見不到幾面的“空中飛人”。可韓天鴻卻一反常態,每年至少都要自駕游幾千公里。如何能夠生意游玩兩不誤?韓天鴻的答案是“開放管理,及時溝通”。依仗著平日里構建的完善的公司管理系統,以及他對下屬的信任,韓天鴻確保公司形成了完善的運作系統。平日在公司韓天鴻也只做創意層面的工作,具體實施完全放手交給下屬。自己出行時,只要及時溝通稍加指正就可以了。 

    “我熱愛自然的美,喜歡體會天人合一的感覺,企業家也不是眼里只有錢。”韓天鴻用自己的能力,將生活賦予了更多激情,而不是帶給自己更多負擔。看似簡單的旅途總是暗藏著不少“玄機”,在游玩中的韓天鴻曾“邂逅”過許多創作的靈感。在一次和家人的美國自駕游之行中,韓天鴻突然被美國警察攔下,因為他的車超過了最高限速,要交170美元罰金。韓天鴻非常不解,美國的高速公路最高限速是60邁,身邊飛速駛而過的汽車哪個沒超速?美國警察振振有詞地告訴他,大家都超速,但是你還要來回超車,干擾了別人正常行駛。說罷不容分辯地開出了罰單,令韓天鴻張口結舌,只有接受。這就是美國,與中國不同。迥異的文化和國情讓他開始思考,做燈光也應該結合不同地域的不同文化,才能讓自己的設計“入鄉隨俗”。賭城拉斯維加斯,一個最為活色生香的巨型娛樂場,一個全球一流的度假勝地。當同行人都在賭桌上酣戰時,韓天鴻卻手執相機步行穿過一條又一條燈紅酒綠的街道,觀察美國商業用夜景照明。當凌晨三點他終于回到下榻賓館時,才發現雙腿已經酸痛到抬不起來,相機儲存卡也已全部裝滿。旅途在韓天鴻的生命中變成了不可或缺的部分,他對旅行的迷戀,還使他與石頭結下了不解之緣。在韓天鴻的辦公室里,琳瑯滿目地陳列了各具形態的“奇石”——十二生肖石、山水人物石、文字石等等。每一塊都是他在旅行中親自揀拾,不遠千里運回來的。之后還要反復琢磨石頭的特點、造型、紋理,發揮自己的想象,給它們一一起名,有時命名一塊石頭甚至要花掉幾天時間。在每一塊石頭的木托下面,還詳細記載著發現地和時間。如今,他采來的已經不只是國內的奇石,每到一個國家,他總會帶回這個國家的石頭。一次,韓天鴻從美國回來,因為石頭造成行李超重不能帶走,請朋友們分包裝才終于出境。問及為什么對這些石頭花費如此多的心思,韓天鴻鄭重地說,“它們是我人生的見證,每一顆都記載著我旅行的路途,對我來說是無價之寶。”對別人來說,這些石頭也許只是不值錢的紀念品,但對韓天鴻來說,這個過程是他對自己“心靈之旅”的再創作,有了這樣的創作,沒有生命的石頭仿佛被賦予了新的生命,也有了新的價值。 

    成功: 金字塔尖的壓力 

    如果時代能夠造就英雄,那么英雄必然需要敢于問鼎這個時代。和九十年代大多數“下海熱潮”中辭官從商的人一樣,韓天鴻選擇了拒絕待遇優厚的“皇糧”。但他并沒有立即創立自己的公司,而是到一家當時鮮見的外資企業就任了總經理。高額的薪水并沒有令韓天鴻懈怠,反而是外企以能力論成敗的管理制度激發了他的斗志。“我當時并沒有明確想要開公司的目標,但是我有壓力,總是想能不能做得更好一點,再好一點。”箭在弦上,馬在鞍上,韓天鴻在外企的特定環境下飛速成長起來。 在外企工作的兩年半時間,韓天鴻得到的是對自己能力的肯定,也學到了一個人應有的“工作性格”。在他看來,工作態度比能力重要,因為能力可以后天培養,而態度正是決定一個人工作能力和成績的因素。這也是他日后篩選人才和培養員工的基石。 壓力是一種奇妙的存在。當它催促著人向高處行進,可爬到高處后壓力不但不會減小,反而會愈加強烈。在這樣一種壓力的循環作用下,韓天鴻決定離開外企,走上了自己的創業之路。 

    “有些決定是被逼出來的。”回憶往昔,快人快語的韓天鴻這樣形容當時的情境。公司最初只是做燈具貿易,買進賣出從中賺差價。可隨著市場逐漸開放,競爭日趨激烈化,燈具城、建材城雨后春筍般地冒了出來,韓天鴻有些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公司不但賺不到前,還面臨著倒閉的風險。 韓天鴻預見到,要想將企業做大做強,必須轉為從設計、制作到銷售的一體化產業鏈經營模式。生存還是死亡,是一個問題,而且是不得不選擇的問題。接了第一單設計生意的韓天鴻發現,再好的設計也要通過圖來表現,為此,在繪圖技術尚不發達的九十年代,韓天鴻專門學習了當時國人聞所未聞的PHOTOSHOP,用軟件特效將燈光效果栩栩如生地表現出來。這樣的作圖技術在當時同行業里非常罕見,他們出彩的設計也讓香港的客戶大為驚喜,立即敲定了他們提供的方案。有了“第一桶金”,韓天鴻的公司順利駛入了成功的軌道上。在十幾年的發展中,韓天鴻確立了以設計為核心,產品質量為基礎的公司定位。在幾次重大項目的招投標中,芭樂視頻app都靠著卓越的設計在眾多優秀設計公司中突出重圍,屢屢中標。現在,和韓天鴻一同成長的芭樂視頻app已經從簡單的燈具公司形成了從設計、生產到施工一體的一條龍產業鏈。論及成敗,韓天鴻將它歸結于壓力中求存的心態加命運。“我有壓力,這讓我不斷地走下去,也相信命運,感激命運。” 

    照明業再出發——綠色時代的“燈革命” 

    毫無疑問,環保的概念已經不是最初的一句說辭,而成為了不斷地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的重要元素,甚至促進了各個產業結構的調整。“低碳”、“節能”這幾個字就像一陣綠色風暴,蔓延到全球的各行各業,引起了一場名副其實的“綠色革命”,當然,照明業也不出其外。 韓天鴻給我們算了一筆賬。 “拿北京市的路燈來說,現在每盞燈要400瓦,更換為LED光源后為200W,節省一半能源,降低了50%二氧化碳排放量。”對于自己從事了幾十年的照明產業的節能技術革命,韓天鴻有著自己的看法——從最常見的路燈開始改變。城市中所有的路燈現在的光源都過分耗能,而LED這種新型光源的出現,讓韓天鴻看到了產業的節能趨向,也預見到了未來的商機。但新型光源造價太高,前期投入過多,成為了困擾韓天鴻的瓶頸。他想到了融資,使用前期墊付的方式,甩掉資金不足的包袱,后期再從節省的能源消耗費用中獲得維護費和收益。“我做照明行業這么多年了,有一些優勢。現在不光要走好自己的路,資源這么緊缺,環保節能的任務我 們責無旁貸。”關于未來,韓天鴻最大的希望是能實現環保節能和公司利益的雙贏。當我們結束了一天的勞碌時,遙望城市樓宇中的通明的燈火,心底總是泛出絲絲暖意,仿佛又有了堅強下去的理由;當我們偶有閑情逸致停下腳步,站在摩天大廈腳下體味著不夜城般的都市魅力時,仿佛又充滿了奮斗的力量。我們不曾想到,令我們堅強的不只是家的溫馨,還有那一抹光芒的亮度;令我們繼續奮斗的不只是那座摩天大廈的高度,還有那一盞盞射燈的映襯。在北京、在上海、在街道邊、在廣場上,韓天鴻不時就能看到自己的設計作品,這讓他自豪,自豪的是他僅用光就能夠打造出城市的亮點。這也讓他欣慰,欣慰的是即使許多人只關注籠罩在光芒下的恢弘建筑,但更多人感受到了他的設計帶來的美和體驗。這是韓天鴻的夢想,也是他心中的質感人生。點亮了城市燈火的韓天鴻,也照亮著通向下一站的人生旅途。也許有一天你會在旅行中與他相遇,或是雪域高原上,或是洶涌人潮中。也許他正在全身貫注琢磨著腳下的石頭,也許他正在對著華美的夜景沉思,但不論何時,他都充滿生活的激情笑對未知的挑戰。 

    董事長韓天鴻簡介: 

    他具有多重身份,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景觀藝術家、旅行家、奇石收藏家、照明設計師、攝影師——韓天鴻。在北京南四環西紅門工業區擁有屬于自己的近萬平米的現代化廠房和辦公樓,下屬四個公司在照明行業中已成為領軍企業,,03年被評為大興區第一界優秀青年企業家。他把一個照明企業從1996年的一個人起家到今天成為集設計、生產、施工于一體的企業,并成為中國照明工程100強企業前10強,他實現了把企業做強、做精、做成龍頭的愿望,這在照明企業中很是少見。最近幾年的國慶天安門廣場擺花夜景照明就出自他的設計和他的隊伍來進行實施完成。 

    他的公司完成過四個奧運項目的夜景照明工程。在公司中他說自己首先是一個設計師,所有的景觀創意都出自他的手中,然后再交給電腦設計師去制做。他設計的一些大型景觀燈雕被各個廠家模仿生產,放置在國內各個廣場、街道上。他說每當看到這些他的作品時,他很自豪,為城市的美麗和明亮,自己的作品在發揮作用。每一個工程他都會用心去設計,把當地的文化和建筑進行有機的結合,夜景照明的藝術在他手中被一一體現。他的作品——夜景照明工程在北京不出1-2公里就能看見一處。夜景照明和燈飾是一門藝術的體現,他在國內第一個提出把雕塑和燈光有機結合起來,制作成燈雕,因此說他是一名藝術家、設計師。企業發展了,他把更多利益讓與跟他奮斗的員工,部分高級管理人員的年薪從十萬到三、四十萬。他鼓勵員工購車購房,公司上下幾十部小車,每年保險、維修、養路、油費全由公司買單。隊伍在不斷壯大,企業在不斷發展,他又把目光盯在今后向集團化發展和資本市場運作的路上。 

    他愛好廣泛,喜歡自駕游,中國版圖他幾乎駕車走過。他說這是一種享受,是你在城市中無法找到的樂趣,看到雪山、草原、冰川在你腳下時,你有一種征服的快感。他曾四進藏區,兩次去呼侖貝爾大草原及阿爾山,征服新疆沙漠。每次都是心靈的洗禮。當開車行進在天路,過唐古拉山口時,高原反應強烈的你會有一種天人合一的感覺;在香格里拉在稻城、亞丁,當你開車走在海拔4000的大山上時,看到腳下萬丈懸崖江水滔滔,身邊不斷經過春、夏、秋、冬四個季節的氣候和植被時,心情是放飛,是所有工作勞累的清洗;當你開車行走在大山峽谷中,走向被濃云密布的大雪山時,是一種自我挑戰。他說開車行進在去往亞丁的海拔4200米大山險路上,對面是仙乃日雪山,當地叫觀世音雪山,視為神山。由于氣候原因,當地藏族同胞一年也看不到幾次雪山真容。幾大團濃云密布在山間,一片陰沉,突然云開霧散,雪山露出了真實的面容,真的象一尊菩薩端坐在你面前,哇、那才叫興奮,他激動的下車,面對著仙乃日雪山,似觸手可摸,他激動的跪下了,雙手合十,眼淚流了下來,心靈在此時比那雪山更清純,祈盼真有神靈的話,保佑我吧。他是性情中人,每年都要有幾次上千公里的自駕車旅行,在荒野中尋找靈感,尋找美麗,用心和鏡頭理解并記錄這些,把這些升華在思想中,來不斷創意他的作品——夜景照明工程。他是一個旅行家,事業之余每年一定要安排時間出去走一走,至2012年元月他的足跡已遍布世界四十余個國家。07年及2011年兩次自駕車穿越美國西部,東西海岸。其中一次就從洛杉磯到紐約,行程1萬公里。世界上幾大夜景照明最優秀的城市,他一一走過,在游玩中體驗別人的經驗和成果。他很敬業,當別人在拉斯維佳斯賭桌上甜戰時,他卻拿著相機沿著大街腿著來采風,觀察夜景照明,拍照取經,當凌晨3點時,才回到酒店,此時相機存儲已無,雙腿酸痛。他說這一晚上走的路是在北京一年走的之和。 

    他做為北京照明學會理事和市政工程協會會員,從當初十幾年前入行啥也不懂到今天已成為專家。照明學會首次法?意照明考察,十個專家中他是其一。他說由于對照明燈光的理解和認同,每個人都不一樣,就需要吸收人家先進的東西,再發揮自己的科技和宏揚自己 的文化,才能有好的工程作品面世。人要有內涵,要有藝術修養,自從十幾年前喜歡上自駕車旅行后,他又增加了一份愛好——奇石收藏。縱觀他寬大的辦公室,上上下下全是各種奇石。他說每一塊石頭都有一段故事,大部分都是他走南玩北,在山上、河里、田中撿拾到的。別人觀完景后隨即下山返回,而他卻低頭尋石。也許是與石頭有緣吧,每次旅行都能撿拾得到惟妙惟肖的石頭。他收藏的奇石很有特點,就是一塊原石,品樣要好。似龍像馬,山水,文字浮在石頭上,十二生肖石已齊全。坐在他辦公室沉重的紅木椅上,看到石頭下每個木托上寫著某年某月某日,從何采來的字條,你仿佛置身于藝術世界。如今他采的石頭已不光是國內的奇石,每到一個國家,他總能帶回這個國家的奇石。人物、山水、動物不論是形似還是圖案都那么逼真,讓人感嘆大自然的神奇。 

    從拉薩回來,他車后背箱里的石頭把車一側壓斜;從美國歸來,石頭造成行李超重,是朋友們分散包裝才帶回來。過埃及海關怕一堆石頭當成文物著急。阿爾卑斯山石、瑞士雪山石、尼泊爾石、巴西石、中國冰川石,每一塊都記錄著他的足跡。他說石頭是藝術品,是信手撿來最不值錢的紀念品,是發揮你想象的源泉。為起一個好名字,要反復幾天上上下下觀看,把你頭腦見過的都浮想出來,進行與奇石比對,再命名這塊石頭,于是這塊石頭就有價值了,這個過程是藝術的再創作。他收藏奇石而從未賣過一塊,他說這是我人生見證的物件,每當看到它,就會想到撿拾它的情況及當時旅行的情景,這是金錢換不來的。如果奇石藝術有價,那我收藏的上千塊奇石可謂無價之寶,他今后準備建一個奇石館,免費供人參觀、鑒賞。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快樂的一步步走下去,再愉快的接受新的挑戰。 

    他永遠充滿激情,永遠保持一顆20歲的心態,他的生活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