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利用燈光展現城市景觀的個性

芭樂視頻app:扮美城市夜晚 打造時代燈海

中國商界雜志-訪談我司董事長韓天鴻文章

 

/本刊記者 宋茲鵬

 

說到全球旅行,它是無數人的夢想,而其對于一位企業家來說,因為忙于工作,可謂“心有余而力不足”。但韓天鴻作為北京芭樂視頻app照明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在工作之余卻已經走過73個國家,并且在行走過的國家撿世界奇石、拍攝人文風光,建立起了屬于自己的世界奇石博物館、世界人文攝影藝術館。

讓生活與工作得到平衡,這是一種藝術,更是一種能力。韓天鴻在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同時,芭樂視頻app也在其帶領下,從1996年創立至今,被打造成了連續6年的“中國照明工程百強前十”以及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并且于20173月在北京股權交易中心成功掛牌上市。

 

尋找市場機遇 進入照明工程行業

 

對于夜景燈光照明,大家都不陌生,如夜晚的公園、大街小巷、高樓大廈都能尋到蹤跡,這些燈光讓城市不僅顯得明亮,而且顯得更加美麗、更加繁華。“對于夜景燈光照明工程,我們總結它是文化、藝術、科技三者合一的工程,首先在設計階段就要表現出項目所在地的文化特征,以及項目本身結構方面的藝術性、配置的燈具的科技性,這三者都要結合起來,缺一不可。這個行業是一個藝術性很強的行業,所以,從事夜景照明工程的人員并不是很多。”韓天鴻自豪地說,我們經常說自己是城市夜晚的美容師,城市的夜晚之所以很漂亮,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我們城市夜景照明工程公司的努力。

說到這里,韓天鴻便感慨地回憶起了當初的創業史。韓天鴻在北京畢業后順利地被分到國企,一干就是8年,1993年因為抱著一種夢想辭職來到了現在的“雄安新區”,其在當時叫作白洋淀溫泉城開發區。后來因為政策原因,所以其決定回到北京創業。

 “當時做了創業的決定之后就思考干什么合適——什么最小眾,競爭又不激烈,就發現那時全國的燈具城非常少,在北京也還沒有燈具城,燈具都從廣東、深圳等地進貨,價格奇高無比,而且不容易買到。韓天鴻說,正好在這個時候他接觸到了一家香港公司想在白洋淀溫泉城建一個很大的娛樂設施,這一工程僅燈具項目他們就打算投資300多萬元,但卻苦于在北京買不到燈具,希望其能在北京成立一家燈具公司,給他們供應燈具。韓天鴻欣然答應,便想方設法從廣東、深圳購進一批燈具,在1996年在北京組建了燈具公司。

在剛開始做燈具城時,隨著國家經濟的發展,北京的一些酒店、大型公司等紛紛給樓體做亮化,慢慢地業務量便多了起來。根據形勢所需,韓天鴻開始組建自己的施工隊伍,久而久之,他發現燈光照明工程的前景非常好,競爭也不激烈,利潤會很高,與自己的創業想法十分吻合。韓天鴻表示,夜景燈光照明行業是隨著國家經濟的強盛而發展起來的,國家經濟越繁榮,城市對夜景照明的需求也就越大。夜景照明做得越好,也就說明這個城市越繁榮。

以前,夜景照明叫作亮化,而現在,隨著國家城鎮化與特色小鎮建設的發展,夜景照明已經成為文旅項目中的一個方面,城市夜景照明燈光的需求量進一步增加,韓天鴻說,現在的夜景燈光照明投資額相當大,就在前兩天他們一下就中標了4個項目,將近5000萬元人民幣。

對于燈光效果,中國人是非常喜歡的,政府也需要通過營造燈光的氛圍來展示城市的繁榮。韓天鴻認為,中國燈光照明的祖先是花燈,特別是正月十五的時候每家每戶都要掛紅燈籠,喻示著吉祥喜慶。現在,燈籠已經成為中國的一個代表性元素,也成了一種文化,而做景觀照明恰恰就是在發揚中國的傳統文化。同時,國家經濟的發展也體現在文化旅游項目上,現在各個城市展示“夜游文化”都需要燈光—— 一條街道花不了多少錢,但會看起來非常漂亮。

 

與時俱進 創新發展

 

20多年前,世界的幾大照明中心有香港、東京、巴黎、里昂、拉斯維加斯、紐約,但沒有中國內地的城市入圍。

隨著國家高科技的發展,照明行業的更新換代速度也非常快。5年之前的照明燈具還大多是投光燈,也就是金鹵燈,其功率都特別大。隨著照明技術革命的發展,現在LED已經取代了金鹵燈。韓天鴻表示,一個30瓦的LED照明燈相當于過去100瓦的金鹵燈,既省電,照明效果也更好。現在的夜景照明幾乎都是用LED燈,照明已發生革命性變化。

14年前,LED剛剛開始出現的時候,為了跟上變革的步伐,芭樂視頻app在一個工程中決定采用LED燈具,但因為合作做LED燈的廠家質量不穩定,導致在樓體上布置的幾千個LED燈泡顏色不一致,最后只能返工。這個工程也是芭樂視頻app至今唯一一個質量沒有過關的工程。“這是付出的一個代價,在推行新技術革命的同時,也是冒著風險的。如果你不做就不會有進步,我們做了之后,這個LED廠家也馬上進行了改造。我們公司之所以能發展到現在,就是因為走到了改革的最前沿,經驗也越來越豐富。”

2008年奧運會結束之后,奧體中心體育場館的燈光要把原來的金鹵燈改造成現在的LED燈,這個改造工程交給了芭樂視頻app。韓天鴻親自帶領設計師、施工隊進行裝燈、調試。以網球場舉例,在網球場里過去用的是飛利浦的金鹵燈,一個就400瓦,而現在為了省電,都改造成了120瓦的LED燈,其超過了400瓦金鹵燈的照度。改造完成之后,整個照度達到了國際體育賽事的標準。改造工程最后非常成功,為此芭樂視頻app還推出了多篇論文,為以后在體育照明領域的工程提供理論依據。

以前,一座大樓的夜景照明很難體現出藝術性來,能夠照亮就可以了,白天與夜晚沒有太大區別,也沒有燈光分層,費用也有限。而現在的大樓照明,芭樂視頻app可分出不同的燈光層次來。“今天芭樂視頻app的營業額已經接近1.5億元,利潤差不多有三四千萬元。我們公司的創新隨著燈具行業的革命在不斷與時俱進,依靠現在的技術,只要能想象到的顏色、變換方式等我們都能夠實現。”韓天鴻說。

目前,世界上的照明產品70-80%都產自中國,老牌的飛利浦、歐司朗等對于LED競爭不過深圳、廣東等地的企業,深圳、廣東等地生產的燈具質量高、價格便宜,而且具有供應全世界的能力,這些老牌的燈具廠家現在已經慢慢退出歷史舞臺。到現在為止,過去世界的照明中心幾乎都被中國的城市所替代。韓天鴻對記者說,除了里昂外,在我國南方隨便找幾個城市都比以前的世界照明中心亮度好。科技的發展帶來了一個行業的變革,企業在發展過程中不用刻意去追求,就會被社會科技的浪潮推著往前走。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只要想做得更好,行業的變革也會推著你向前進。

 

優秀的團隊成就優秀的公司

 

一家公司,只有各種組織紀律和規章制度都健全了,員工按照規章制度辦事,才能保證公司的有效運轉。就像員工個人工作需要有職業道德一樣,做企業也要講究企業精神。為了打造芭樂視頻app公司,韓天鴻要求公司的所有人都嚴格按照西點軍校二十二條軍規進行工作,經過21年的苦心經營,不僅成就了公司,得到了客戶的認可,也成就了韓天鴻本人。

“我們的經營模式和別人不一樣,我們有自己獨到的文化,是其他照明公司所沒有的。其他照明公司的老板可能整天忙于接待各種客戶,和他們一起招投標的時候,電話始終在響著,而我的電話卻從來不響,我出國十多天,公司沒有一個人和我打電話,不用請示我,他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公司內部的事情,下層的管理者、員工基本上就都能自己解決。”韓天鴻說,在現場施工當中,現場項目經理有很大的權力,能夠與合作單位協調好現場的施工,不用我們自己再出面了。做的時間長了,就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要讓所有員工都知道,自己的企業是講時間、講質量、講效率的。

對于治理公司,韓天鴻認為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理念,最后一定要讓所有員工都能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動性,當老板的也會省心,這樣公司才能夠快速發展,才能夠在行業中做得更好。作為一家企業來講,在行業中一定要做到最好,否則對于企業、員工來說都不穩定。

為了滿足發展的需要,芭樂視頻app設計部門的設計師每個人都會多種專業,韓天鴻說:“員工剛大學畢業到我這里來,經過不斷的培養,現在都會做CAD3DPS等了。最厲害的一點是,到我這里來還學會了電氣施工圖、電量計算,甚至還會燈具的機械制作圖,我對他們的要求都非常高。”

正因為如此,芭樂視頻app有一個很好的團隊,十個部門總經理,甚至一些工人跟著韓天鴻已經有十多年了,其中不乏從創業就開始一直跟隨韓天鴻的。如果企業沒有一種文化,企業的員工也不可能把整個青春都獻給一家公司。記者采訪的地點是芭樂視頻app公司的新辦公地址,舊的辦公地址離其僅僅相距一公里,韓天鴻說:拆遷之后我們公司都搬不走,只有我一個人住在國貿附近,剩下的所有人都以這里為中心,住在方圓10公里以內。因為公司已存活21年,那時候他們才20歲左右,在這期間隨著公司的發展,員工們也就在這附近買房買車、結婚成家,有的孩子也在附近上學。韓天鴻進一步表示,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老板就是一家企業的形象、一種精神。

韓天鴻告訴記者,現在芭樂視頻app在全國有8家分公司,有海南、新疆、東北等,現在的工程更是遍地開花,全國各省會城市的地標性建筑許多也都是他們做的。之所以有如此好的成績,歸結起來還是因為有一個給力的團隊。

韓天鴻在做公司的過程中,在管理等各方面也在慢慢進行著完善。韓天鴻每年要出國4次,已去過73個國家,為什么能有這么多時間?韓天鴻告訴記者,實際上就是因為有一個很好的團隊,這個團隊知道自己去做什么,不用每天去協調,這樣他就能騰出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在世界旅行當中,實際上也是去積淀藝術感,走到哪里看到哪里的城市建設、夜景照明有哪些不一樣,還會拍成片子帶回來給大家學習。走的多了,藝術修養自然就高了,然后帶動下面的員工,他們在做景觀照明設計的時候無形當中也會知道董事長、總設計師的觀念是什么,我們的設計應該突出什么。”

 

行走世界 尋找人生真諦

 

每個人都有偶像,韓天鴻也不例外,他有兩個偶像,一個是王石,一個是好利來的羅紅,他們都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比如旅行、拍照、登山、行走世界。韓天鴻說:“很瀟灑的老板,他的企業也一定會做得很好。他的企業要是做不好,就不會有時間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韓天鴻覺得,如果一個人的一生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天天忙工作,永遠也忙不完。而他和別人不一樣,別人八小時,甚至一天全是工作,沒有休息,他卻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條,負責制定好戰略決策,下面的員工去執行就可以了。讓韓天鴻引以為豪的一件事就是帶著夫人走了那么多國家,還擁有一個世界奇石博物館,另外還有很多攝影作品得到了媒體和觀眾的認可。

生活與工作這兩條交叉的線,在韓天鴻這里卻成為了兩條平行線,這是一種藝術,也是一種能力。對于自己的人生定位,韓天鴻這樣說道,從21年前創業開始,后來成為經營者,再后來成為一位企業家,再從企業家慢慢向資本家轉化,最后成為慈善家,還有極少數人能夠成為“社會政治家”。在做企業的同時,就應按照這個步驟一步一步進行轉化。每一個人,每一步都有著不同的見證者。

韓天鴻表示,目前的照明行業應該是歷史上的最好時期,從燈具角度來講,過去我們全部使用國外的產品,而現在我國的燈具生產已經占世界的百分之六七十,成了出口大國,而且都是節能產品。而且國家又大力提倡節能環保,并向文旅方向發展,都需要燈光的“配合”。未來,芭樂視頻app要向智慧城市照明方向發展,現在是城市夜景照明的施工者,將來會成為城市夜景照明的運營維護者,并尋求完成資本對接,與上市公司并購重組。

在工作之余,韓天鴻還會繼續出發,不斷刷新紀錄,收集奇石,拍攝照片,將來還要出版“世界人文攝影藝術”等書籍。“今年春節我準備去北極拍極光,明年去南極,這樣世界幾大洲我就都走遍了。”韓天鴻說。